• 短评:我一直觉得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是非常值得读的一本书,中国的社会关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他管理理念的不可简单复制性。因此,他国管理工具的推广首先面临的是理念或者说价值认同的障碍。

    原文地址:点击跳转

    作者: 蔡子方

    全文如下:

    最近在给一个媒体供稿,涉及中国当前比较热门的80后管理,并借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阐述其中的深层症结,因此突然引发我对一个问题的思考。

    文中我把稻式经营哲学分为上下二部,上部主“不变”,以商业伦理与价值观为核心;二部主“变化”,以上部为纲,才能够实现阿米巴单元的最小化切割与自由组合。这上下二部分别对应的是不同层级的管理能力,包括上层的愿景管理、价值观管理 ,下层的架构能力、流程能力、以及一般性的管理职能。

    问题就来了,上层管理能力是必须有靠山的,愿景管理必须以清晰的企业战略为基础,价值观管理必须以清晰的企业价值观为基础。这还需要考虑愿景与价值 观在企业内的落地能力,毕竟,作为企业高层,内心应当是清晰的,而对中层而言,却未必如此,因为对这两者的把握能力,在企业中往往是个递减的过程。那么, 即便是面向企业中高层管理者的媒体,也未必能够吸引基数人数更多的中层人士的注意,或者是得到他们的理解。

    事实终归如此,在我至今所走的职业生涯中,掌握其一者已为数不多,而同时掌握的更是凤毛麟角,尤其是在中层队伍里更是极其稀缺。

    毕竟,战略能力或者策略能力是理论结合实践的过程,它的形成需要一定层次的商业情境作为背景,并以相当的心智付出进行前瞻式的商业框架搭建更多的管理者因为缺乏相应的整合能力,从而获得的只是是经验式的商业直觉或者不严谨的线性判断。 如此一来,对愿景管理的把握将大打折扣。

    而价值观管理更是难以掌握,因为价值观的内容除了以企业价值观为载体以外,作为载体之中的具体管理人士,其心智承接的能力更为重要这是一个消化吸收然后进行再创造的过程,要求管理者对自身价值观有着体系而深层次的理解,并以此由内而外地进行释放或同化 ,例如转化成普世的商业伦理,或者是用于理解被管理者的价值观模型。

    这两种高阶的管理能力,并不完全具备复制性,越至上层的能力,对个体自身的素质与努力要求更高。尽管现在大热的MBA商学院提供了更为有形的载体供 以提升,但最终仍是事在人为。尤其是对于价值观念传授,商学院恐怕也是爱莫能助,因为这方面的能力修炼,往往需要学习者对自己过往的人生进行解剖甚至是批 判颠覆,而不仅仅只是对商学院开设的国学或哲学课程进行静态的吸收。

    最后,我得出几个小结论:

    一、任何能力的掌握都是有层次分布的,低阶能力可复制性强,可视化程度高,能掌握者为之众,因此也受媒体热捧,因其可揽获最大范围的眼球。但对于高阶能力,能吸纳者少,可视化程度低,消化过程更长,因此,这些内容大概不是大众媒体的报道所在。

    二、信息爆炸时代,我们更多的精力会用于维护自身的知情权,一是信息量实在太大,二是刚性获取成本已降至最低,三是社交的需要。但是,真正能发挥作用的信息,恐怕还没有十分之一的当量。发挥的作用是有层次的,最高层次是带来大脑内部整个信息框架的更新,其次是只是线性或层次化更新,最次是没有引发任 何连锁反应,只是知道。认知越为系统化,信息带来的连锁反应越多,反之亦然,这可以用来检验自身对某一领域的现象认知是否到达一定层次。

    三、同样的,可视化程度较高的能力,往往会越得更多的关注,尤其对高阶能力缺失判断的社会,人们为了降低他人的认知门槛,会在潜意识中随大流地让自己的能力停滞于某个低位层次。当然,这与高阶能力的搭建成本更高、沉没成本更高也不无关系。

    四、愿景管理与价值观管理的能力获得,可分别看成是向上构建与向内解剖的过程,除此之外,它们还是一个寻找边界的过程,尤其是针对后者。边界是一种规约或者是伦理性的自我设限,带有个人化的色彩(价值观本身即是具有浓重的个体色彩),也会带来传授的难度。这方面有一篇近期的关联阅读:《商学院能否传授道德观?》

     

  • 最近在整理Greader订阅的材料时,发现有好几家博客在推荐这个工具。自己也已经使用了一段时间,感觉很不错,不敢专美,介绍给需要的朋友们。

    作者的网页:ExcelFans

    Office Tab下载:OfficeTab_v1.0多国语言版(081225_1630修正)

    [推荐]为你的office添加多标签功能
    (一篇相当详细的介绍博文)

  • http://static.flickr.com/92/235571517_7f94e160c6.jpg

    这是一个充满快捷键的桌面

    image

    这是一个充满文件的桌面

    这两种都会让我抓狂,所以,有志于改变这种现象的朋友可以学习以下两篇文章:
    1、清爽整洁的桌面,主要方法是隐藏快捷键;
    2、HowTo 像”专业人士“一样打开应用程序 :) (第一、二、三招)
         HowTo 像”专业人士“一样打开应用程序 :) (第四招,完结篇)
         主要方法是学会使用windows的运行。

     

  • 我只在工作累到不行还要硬撑的时候喝雀巢速溶咖啡,囧! 

    以下转载自Life is n00b!


    原文作者的说明很详细哦~

    图示中的咖啡都是以意大利浓缩咖啡(expresso)做基底。

    从左到右,第二个开始:
    1 玛琪雅朵——据说现在在SB最多女生点的咖啡就是加Caramel的Macchiato,当然真实情况我就不得而知了。在意大利语中,macchiare 类似英文stain,着色、斑污的意思,看似不好的词语,哈哈。其实也就是在espresso杯中的咖啡上加于espresso等量的hot milk,当然,是打发过的牛奶。

    2 康宝蓝——看图示我有点不明白了,按我的做法,con panna就是一杯espresso加满杯并且高于杯面的打发好的鲜奶油。可能作者是想让图更直观一点吧

    3 重点讲一下,拿铁和卡布——我记得我小时就有听人说过一个about chinglish的笑话,说在中国一小城市里的咖啡馆,虽然从来没有老外来过,但是店里的菜单也做了英文翻译,其中就把拿铁叫做Caffè take iron……笑笑就过了,现在很多人都应该知道为什么把Caffè LATTE叫做“拿铁”了。我们把LATTE和cappuccino并在一起讲,实际上2者的区别就是牛奶的量,LATTE在意大利语中就是牛奶的意思,故得此名。LATTE的比例为1:2:1(奶泡:牛奶:咖啡)。当然,这不是绝对的。我目前知道的资料是,以美国西雅图为中心向外扩张的范围内, LATTE的奶泡是量很足的,和卡布一样,1:2:1,或者更多;而以意大利为中心的范围内(尤其是意大利南部),LATTE的奶泡,量少得很,可能一杯就那么薄薄一层。
    上面讲了LATTE的名字来源,但是关于cappuccino,它的名字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能写一大pia出来……cappuccino的比例是1:1:1(奶泡:牛奶:咖啡)。

    4 奶香咖啡——一种咖啡泡制方法,一半咖啡一半奶(也有如上图示的一份咖啡两份奶的做法,都一样) 好象还有叫新澳咖啡的,据说是澳洲新西兰这边特有的。但是他娘的我就没看出来和法式牛奶咖啡有什么区别(笑)

    5 这个……我真不知道breve这个咖啡的由来……再怎么翻译,这咖啡也和“短”(breve)联系不上吧……很繁琐的一种咖啡,一份espresso加两份蒸half&half(就是一半牛奶一半奶油的混合物)加一份奶泡

    6 卡布上面有讲了

    7 摩卡——mocha的意思就是加了巧克力的咖啡,按图示上的做法,是一份espresso加一份巧克力糖浆加一份hot milk加一份打发好的奶油。我的建议是,比较简易的方法,一份espresso上面撒上一层cocoa powder加一份热牛奶奶泡再装饰一层巧克力酱……………………好象也是比较繁琐………………

    8 最后一个,小易隆重推介,个人认为史上最难喝的咖啡……意大利美式黑咖啡……一份espresso加三份热水,真TM强悍的,谁发明的这种咖啡………………

  • 眼神与测谎 - [小技巧]

    2008-06-11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有时需要能够通过察言观色来判断学生是不是在撒谎。
    我自己的心得是,在面对作弊被抓后想要抵赖的学生时,首先观察学生的体态。
    通常被抓到的学生在之后的三四个小时之内,身体都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姿态,
    尤其是站立时,膝盖、腰、手臂、手指等等位置有不自然的扭曲,
    捕捉到这个信息,就心里大抵有数了。
    再有呢,就是看学生的眼神,这类学生不能够沉着的直视你的眼睛。
    通过这些方法,在处理问题学生时能够比较沉着。
    不过说实在的,这种场面还是越少越好!
    因为下一刻,这个学生很可能是揪着你的衣角哭也!

    今天在看译言时看到一篇蛮有意思的文章:《眼神与谎言——利用眼睛的运动方向测谎》。
    文章说,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通过观察陈述者的眼神方向来测谎,
    以下摘录部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链接查看原文。


    Visual Accessing Cues

    visual cues

    当向一个右撇子提问时,那个人眼睛所看的方向(从你的方位判断):

    looking up and to the left


    左上方:

    表明:构造的视觉图像(Visually Constructed Images (Vc))

    如果你让某些人“想象有一头紫色的水牛”,那么他们在想这个问题并在意识里“构造视觉上(Visually Constructed)”这样一头紫色的水牛时,眼球的方位就是如此。


    looking up and to the right

    右上方

    表明:记忆中的视觉图像(Visually Remembered Images (Vr)

    如果你问某些人“你的第一间房子是什么颜色的?”,那么他们在想这个问题并“记忆视觉上(Visually Remembered)”孩童时期房子的颜色时,眼球的方位就是如此。

    eyes left


    水平向左

    表明:构造的听觉

    如果你让某些人“尝试在脑袋里创造出最高的音调”,那么他们在想这个问题并“构造听觉上”从未听过的声音时,眼球的方位就是如此。

     

     

    eyes looking right

     


    水平向右

    表明:记忆中的听觉(Ar)

    如果你让某些人”回忆他们母亲的声音“,那么他们在想这个问题并“记忆听觉上”的这个声音时,眼球的方位就是如此。

     

    eyes down and to the left

     

    左下方

    表明:知觉/动觉(F)

    如果你问某些人”你能记得篝火的味道吗?“,那么他们在重新调用味觉,感觉,嗅觉想这个问题时,眼球的方位就是如此。
     

    looking down and to the right


    右下方

    表明:自言自语(Ai)

    当某些人在”自言自语“时,眼球的方位就是如此。

    如何利用这些信息测谎:

    例子:当你的孩子向你要曲奇饼时,你问他们”嗯,妈妈怎么说?“,当他们回答”妈妈说...好的“时,眼睛向左看,这就表明他们是在用”构建(constructed)“的图像或者声音来回答,眼睛向右看,则表明是在”回忆“声音或者图像,因此可以看出他们是在说真话。